→极度童话厨w不定期码粮…
笔译差不多就是个废人了(葛优躺)

【生贺】最棒、最重要的

#青春×机关枪#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cp(你走开)#

#文笔渣#

#赤裸裸的日常#

#ooc有可能(你走开)#

#正文、↓#

0.

0点0分。

雪村透躺在床上来回翻覆着。

虽然往日自己一般都会工作到深夜,然后再美美地睡一觉。但此刻,他却失去了工作的热情。

雪村透在床上坐了起来,转头看向工作台上的日历。上面清晰地印着“14”这个数字。

八月,是学生愉快的暑假的后半段。

8月14日,是雪村透的生日。

『唔……不知道今年能不能过上生日呢……』

这样想着,雪村透很快又躺了下来,合上双眼,安静地进入梦乡。

1.

午后1点0分。

雪村透正和松冈正宗还有立花萤所组队的「玩具☆枪枪」在参加生存游戏。

然而雪村透并不在状态,一连让到手的鸽子给飞走了。

一直在引诱敌人立花萤似乎发现了雪村透的不妥,便停下了动作,小跑到雪村透的身边。

「雪村先生,你怎么了?总觉得你今天怪怪的……」

立花萤对着面前的人作出询问。

雪村透被不由来的询问吓到了,不过很快,脸上的波澜就消失不见了,他又恢复到以往平静的样子。

「不,没什么……」

雪村透小声地回应了立花萤的问题。

不过一想到平时单纯热血有时还很蠢的立花原来还有意外敏感的一面,雪村透便不禁地笑出声来。

他不知,这让在身旁的人儿更为担心。

「雪村先生!你怎么突然笑起来了?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吗?」

看着立花萤因为担心自己而慌张的样子,这让雪村透更是哭笑不得。

「砰、砰」

由于立花萤过度担心雪村透而导致音响过大,以至于他们被敌方发现了。

「击、击中……」

「击中。」

结果两人现在正坐在休息区里,留下了松冈正宗独自一人在比赛中孤军奋战。

两人就坐在彼此的身旁,从两人被击中后就未说过一句话。

「那个……」

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的是立花萤。

雪村透把头微微地转向立花萤,他大概也猜到她想说些什么。

「真的非常抱……」

「不用道歉哦,立花你。」

立花萤还没说完,雪村透就直接打断了她。

「唉?但是……」

「我也需要负一部分的责任呢。」

雪村透带着正经的神情认真地看着她,本想继续开口的立花萤,看到雪村透一脸认真的样子,便止住了准备吐出的话语。

见立花萤没有任何动作,雪村透便缓缓开口:

「那我先回去了……」

说罢,起身,拿起装备和装着更换衣物的背包转身就走。

喜欢着生存游戏的他,在今天特别烦躁,甚至抵制着生存游戏,只想好好地自己一人静静的待着。

『这是为什么呢?』

雪村透在心里问着自己。

『大概就只有今天是这样而已……』

他逃避了,明明已经决定不会再逃的,可他现在已经成为逃兵了吗?

『大概吧……』

2.

傍晚6点20分。

雪村透在附近的超市游荡着,打算买些速食面当赶稿后的宵夜。

不料,在超市里遇见了队友——细川春树。

细川春树因为个人原因所以今天并没有一起去参加生存游戏。

「透?」

细川春树示意的喊了一声。

听到队友呼唤的雪村透也转过身去。

「啊……是春春啊!」

雪村透脸上挂上一个大大笑容,为了掩盖心中的沉闷,不让队友发觉。

『总觉得……我不再是我了呢…』

「透怎么会在这里?」

「啊……买速食面。」

雪村透答道。

他望向细川春树的身后,一个和站在自己面前的细川春树有着酷似的脸的人,出现在雪村透的眼中。

「啊…春花唉……」

「什么?!」

看到细川春树慌忙的样子,总有种莫名的喜感。

我只是玩了一下而已。只是一下下。

直到细川春树从自己眼中消失后,雪村透的笑容才消失不见。

3.

晚上9点30分。

雪村透正坐在电脑面前准备工作。

顺便度过这还剩2小时30分钟的生日。

「嘛……真希望这时候小松他们在呢…」

雪村透喃喃自语着。

因为他觉得世上是不会有那么多巧合的,不会那么巧梦想成真的。

「被遗忘什么的…或许已经……」

「叮咚——」

门铃声毫无征兆地响起。

雪村透咽了一口唾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迈开腿走向房门。

「咯哒——」

「雪村先生/小雪/透,生日快乐!」

雪村透一打开门便看到三个人——三人一起大喊「生日快乐」。

「这是哪门子的偶像剧啊……」

雪村透扶额,滚烫的泪珠从眼眶中落下,殊不知自己的嘴角正微微上扬着。

「雪村先生你怎么了?」

「小雪没事吧?」

「透……」

三个人每一句关心的话语都传入了雪村透耳中,没有人知道这在雪村透看来,这些心意是多么的温馨。

他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向着队友们展开了笑脸:

「没关系!只是沙子进眼睛里而已!」

「唉??!」

『剩下的时间应该会很吵吧?』

雪村透勾起嘴角笑了笑,转头看向正在准备大闹一场的三人,他无奈地耸肩。

『嘛……也无所谓啦……』

「ne、小松,我也要一起~」

「啊!不行!小雪今天是寿星!布置这种事就交给我们三个人干了!」

松冈正宗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

但在雪村透一系列的纠缠下,松冈正宗还是让这位「寿星」一起帮忙。

晚上10点0分。

雪村家正闹哄哄地举办主人的生日会。

三个大人和一个未成年人。

立花萤把蛋糕端到桌子上,细川春树从背包中翻出几根蜡烛,抬手把蜡烛插在蛋糕上。松冈正宗便从裤袋中掏出火机,为蜡烛点上艳丽的火黄色。

「sa、小雪快点许愿然后吹熄蜡烛吃蛋糕!」

「为什么总觉得正宗你很想干掉这个蛋糕的样子。」

细川春树在一旁拍了拍了兴奋过度的松冈正宗,而坐在雪村透身旁的立花萤的眼光正朝着自己:

「雪村先生,赶紧许愿吧!」

脸上依旧挂着纯真的笑容。

听闻,雪村透闭上双眼,双手合十。过了一会儿,他便睁开眼睛把蜡烛吹熄。

见此,三人又重复了一遍:

「Happy birthday!」

雪村透笑了,比起之前独自一人或者有松冈正宗陪着,都不如现在「玩具☆枪枪」的队友的陪伴。

「哟西!要开抢了!」

松冈正宗手中拿着塑料刀准备随时开抢。

「松冈先生,你先冷静!」

「正宗真是…透还没说话呢!」

「……」

看着面前三人已经呈打架趋势,雪村透无奈笑道:

「一起吃啦……」

说罢,松冈正宗立马把蛋糕给切开了。

「ne、萤要喝酒吗?」

松冈正宗举着一瓶酒在立花萤面前来回晃动,打算让立花萤喝一杯。

「不要!立花我还未、成、年!」

「ne~立花要我新出的漫画吗?」

雪村透双手把书捧到立花萤面前,结果被立花萤一手推开。

「雪村先生!立花我不会看的!果然还是春春树最好人!不会强迫立花……」

说罢,立花萤赶紧躲到细川春树身后。结果他收到了松冈正宗和雪村透所投来的怨恨的目光。

这场闹剧十分简短,却让人感觉漫长和愉快。

而且这也是雪村透有始至今过得最充足快乐的时间。

4.

夜晚11点40分。

距离雪村透的生日的结束还有20分钟。

此时,所有人都累得趴下了,除了立花萤还在为伙伴们所留下的「残渣」收拾着。

「咯哒——」

正打算去扔垃圾的立花萤完全没料到开门声会如此的响。

她转头看向身后,见着没吵醒那群大人们自己也安心了。

「立花?」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立花萤猛地回过头:「啊……果然是雪村先生呢!」

雪村透低头看向立花萤手上提着的黑色塑料袋,开口:

「是派对的残渣吗?」

「是啊……」

立花萤无奈地挠挠头,不一会儿,手上的东西变轻了。

『不…是不见了!』

「雪村先……」

立花萤抬头看向雪村透时,看到了他提在手中的黑色塑料袋。

「怎么了?要一起吗?」

「唉?好……」

夜晚不再像白天那般炎热,丝丝微风迎面拂过。

「沙、沙」

树丛随风而奏响了音乐,为寂静的夜晚增添了一份色彩。

雪村透和立花萤一直安静地并排走着。

「ne、立花……」

雪村透小声地呼叫身旁的人,立花萤听闻,便把头转向雪村透,把自己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立花你……喜欢「玩具☆枪枪」吗?」

雪村透注视着前方,问着身旁的立花萤。

微风吹过,撩起了雪村透的发丝,让他的黑发更显凌乱,这让立花萤不禁地看呆了。

「立花?」

感到不妥的雪村透再次呼喊了立花萤的名字。

立花萤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连忙道歉:

「啊……抱歉!立花我刚刚发呆了!」

看着立花萤一次又一次鞠躬的道歉,雪村透根本无法生气。

他伸手轻轻地拍了拍立花萤的头,微微笑道:

「没关系,但是立花你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立花萤抬头看向雪村透,对方脸上正挂着温和的微笑。

见此,立花萤也安心了。

「我很喜欢「玩具☆枪枪」啊…也喜欢松冈先生和春春树这些伙伴。就算雪村先生老是给我SM漫画,但我也非常喜欢雪村先生你呢!」

立花萤对着雪村透露出爽朗的笑容。

对雪村透来说,如果松冈正宗是陪伴他的人就好比亲人,那么,立花萤则是改变他的太阳,是重要的伙伴。

在黑暗中,几点黄绿色的光在闪烁着。

——萤火虫正在黑夜中寻觅着。

萤火虫吸引了立花萤的目光,渐渐的,立花萤脸上也呈现出了笑容。

「立花喜欢萤火虫吗?」

雪村透见势问道。

「嗯!因为都有个「萤」字呢!」

立花萤一边回答一边跟随着萤火虫,雪村透没理由要抛下她,于是也跟上了立花萤的脚步。

「雪村先生……」

听到立花萤轻声的呼唤,雪村透并没有看向她,而是打算安静的听着。

「对立花我来说,「玩具☆枪枪」的伙伴很重要,而且这个队伍在立花心中是最棒的!所以立花一定会努力变强的!」

立花萤认真的看着雪村透,虽然她并没有奢望雪村透能认可自己,但她还是打从心底想跟上他们的脚步。

雪村透伸手揉了揉立花萤凌乱的头发,扬起嘴角,应声:

「嗯。」

『真是不可思议…竟然被一个小鬼给感动了。嘛,无所谓啦。立花你知道吗……不管是你还是小松他们,还是「玩具☆枪枪」,在我中心也是最棒、最重要的。是不可缺少的一角。』

雪村透没有坦露自己的心声,而是简单地回应一句「嗯」。

因为了解彼此的人还会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吗?

在寂静的夜晚里,两人在原地停留了很久,只见萤火虫在周围围绕着。

——黄绿色的光芒,是多么温馨和温暖的萤光。

后记:

——第二天。

「小松!!!!!!」

一大早雪村透就破门而入,去找松冈正宗谈人生。

「怎么了……」

但松冈正宗由于昨天的派对,刚从雪村透家回到自家,在准备躺下的时候,雪村透便破门来找他了。

「小松QAQ……」

见雪村透一脸想哭的样子,松冈正宗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双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认真询问:

「小雪,发生了什么请告诉我!」

看见松冈正宗这么为自己担忧的雪村透,脸上不禁地浮上红晕。

「我、我梦见立花是个女孩子!」

雪村透双手捂脸,像小孩一样害羞地说出这句话。

然而在他对面的人早已石化。

立花萤在出门是撞见细川春树,在她准备打招呼的时候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这让前方的人意识到身后有人,转身向立花萤又去:

「叫你多穿点衣服啦!感冒了怎么办!」

「但现在是夏天……」

「照做!」

「……」

照这样看来,「玩具☆枪枪」的夏天应该会非常热闹。

fin.

评论
热度(9)

© ふ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