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童话厨w不定期码粮…
笔译差不多就是个废人了(葛优躺)

【es】一些乙女向的段子

咸鱼很久很久的产物x依旧短小(望天)依次是会长、翠翠、leo、北斗和真绪,ooc有,那么祝食用愉快(平躺)

1、天祥院英智

余晖将云朵染成了昏黄,橙黄色的光照透过玻璃窗映射进晦暗的病房里,悄悄地、悄悄地漫上洁白无瑕的床单上。对面的病床空无一人,夕阳的光辉使单一的房间渐渐弥漫着不一样的色彩。

过于沉寂的氛围似乎令天祥院英智更加专注地将注意力投放在书中的世界里,凭借着光照翻阅着捧在手中的读物,细细品味着字里行间所透露出来的精致内容。

脑海中逐渐浮现出阅读着书信的少女的脸上正缓缓升起一道弧线,周围都是一片光景。不知何来的微风拂起她散乱的碎发,无规则地在空中飞舞着,但她的视线依旧认真地注视着书信上的一字一句。

他轻轻地合上书物,张开许久未曾吐语的双瓣:“you are as gold(你是金色的)……”

 

 

2、高峯翠

“学姐早上好,现在貌似有点早,如果不介意的话……方便见…”

在荧屏上敲打的手指渐渐放缓了攻击的频率,脱口而出的语言一时间梗塞在喉头。

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着一件特别不可思议的事的高峯翠猛然放下手机,掀起单薄的被子将整个身子裹在其中,嘴上还在不断重复着一如既往的口头禅。

“啊…要是让学姐感到困惑怎么办?唉,好累好想死……”

 

 

3、月永レオ

今天亲爱的国王陛下有好好地参加队内的自主训练吗?

依旧缺席。

少女行走的步伐停止于2-A的教室门前,将手轻轻地摆放在门与把手的缝隙间,一想到舞蹈编排中空缺的位置,不禁让她长叹一声。

明明之前还一脸认真地拜托她来帮忙knights的训练,到头来除了约定成效的那天,往后的日子便无法追踪到那抹昏黄的存在。

“应该有两天了吧?”她微微地歪着头,轻声地向空无一人身旁作出询问,回过神后像释然一般提起力气拉开封闭着教室的木门,抬腿踏进“2-A”的领地。

本应是空无一人的教室,那抹与夕阳光近似融为一体的昏黄显得十分耀眼。不同往日,本体出乎意料般安分地趴在桌面上,毫无防备地安静休息着,像个玩累躺在床上就可以呼呼大睡的孩子一样。

“或者本来就是个未成熟让人操心的孩子?”

少女轻手轻脚地走到对方身边,一脸无奈地抬起手准备唤醒正在熟睡的人儿,在与衣布还有一段间距的时刻,她垂下了停留在半空中的手。

橙黄色的课桌表面印着一道道鲜明的五线谱,音符在线上愉悦地跳动着,课桌边缘线上顽皮的语句深深吸引住她的目光:

「あんず不足……inspiration也止步不前…~♪」

 

 

4、冰鹰北斗(莫名其妙的第二人称)

“会觉得冷吗?总觉这个问题是多余的。”

呼吸间温热的气息荡漾在寒冷刺骨的空气里,他似乎已经是习惯了冰冷的温度,即便寒风拂面也是一副算得上从容的姿态。

寂静的时间格外漫长,目的地的灯光若隐若现地呈现在眼前,两旁的路灯一盏又一盏地开始运行,昏黑的小径渐渐找回以往的亮度。

北斗迈出一个大跨步走在你跟前,随后一个转身挡住你前进的道路,他垂下双眸对上你抬起的视线。提起你的双手置留在胸前,下一秒一阵暖流冲抵了他掌心传来的凉意。

 

“唔……我知道我的体温很低,这可能不会起太大的作用,还可能会让你感到不适。”

“但请忍耐一下,尽管只是微不足道的努力,我也想让你感到更加温暖。”

 

 

5、衣更真绪

#幼设有#

#画风突变#

 

「姐姐你在做什么?」

「在观察天空的云。」

微妙的回答激起了真绪的好奇心,猛地从地上站起遮挡住少女仰望的视线,紧接着便是一系列没头没尾的询问。

凛月安详地倚靠在树干旁进行小憩,真绪与她平淡的对话在呼呼的风声中彼此传递着。直到告别的时刻,他眼中的不舍流露在外,那细小单薄的身影深深地刻画在他的眼前。

 

「我从明天起就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

「唉?还、还会再见面吗?」

「……或许吧。」

 

「北斗你们先冷静一下,我现在马上赶过去。」

「好的,我现在就将设计好的舞台画稿和策划书送过去。」

按下荧屏上显示的红色按键结束与伙伴的对话,快速地将手机塞进手边的裤袋,加快脚下的步伐到达距离不远的人行马路。

他踏出左脚踩在白线之上,霎时间一抹不显眼的棕色掠过眼前。

最后流连在他视野前的,是一个自信的笑容和擦肩而过后起舞在空气中的碎发。

评论(4)
热度(38)

© ふゆ | Powered by LOFTER